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棚户人家

上架时间:2018-09-06

棚户人家 已完结

棚户人家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男人是山 分类:都市言情

资深记者李文才因为了解贫民窟一桩诈尸事件,接触了棚户区的老百姓们,继而又因为寻找一个女人失踪的男朋友,与本市房产系统的人发生了紧密联系。新上任的市长决定进行棚户区改造。面对这项惠民工程,房产系统的人发生了激烈的争论。并采取了不同的行动措施。 李文才深陷其中,看到了在旧房拆迁、政策制定、工程招标、建筑实施、新房分配等等的具体工作中,各种各样的人物和人性的表演,通过卧地沟街林、周两个家庭命运的改变和林大亮、周萍一对恋人的悲欢离合,反映政府棚户区改造这一惠民工程给弱势群体生活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是个资深望重的记者,先后在《北辽日报》政教部、经济部跑新闻。在政教部,我接触的是党政机关精英,报道的会议消息都是登载于报纸的头版头条位置。

每一条新闻发布之后,尽管是一律以“本报讯”的形式发表,后面的括号里也要署上我“李文才”的大名。这样的工作,让我这个原本平庸的人不想出名都不能了。

在政教部闯出了名气,并不能保证我一家人过上好日子。于是乎,在老婆大人的旨意下,我岳父大人与报社领导打电话,又将我调到了经济部。经济部顾名思义,是报道经济发展新闻内容的,我又开始接触那些经济界的大鳄们。

开始是接触国企大厂的厂长经理们,之后是接触那些神奇的民营企业家,报道他们神奇的创业史或者是崛起经过。

再后来,房地产成了地方经济发展的支柱,我又接触了一个又一个的房地产商,于是乎,我不仅仅是有了名气,而且有了自己的住房,连我可爱的小女儿也因为我们居住区的高贵,上了贵族级别的幼儿园。

当然,拥有这一切,并不说明我自己有多么优秀,而只能说有一个好老婆,好岳父。我老婆是大学教授,我岳父是《省报》社长兼任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有了这样的政治背景,在报社混,你不优秀都不行。

但是,2003年,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我的岗位突然间被调整了,从原来富的流油的经济部,被调到穷的叮当响的文艺部来了。

文艺部只负责报纸的文艺副刊。每一星期只有可怜的一张版面。这倒没什么,关键是,来到文艺部,我就要与那些政界精英、商业界大鳄说一声“拜拜”了。以后接触的,全是文艺界那些穷酸文人和所谓的艺术家了。

对于这次工作调动,不仅仅是我义愤填膺,连我老婆也不理解。她拿起电话就找到了省城的岳父大人,问他:《北辽日报》为什么要对我下此毒手?

岳父大人呵呵一笑:《北辽日报》领导班子换人了。我那些老朋友失势了。一朝天子一朝臣。希望文才理解。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文艺部是人才荟萃的地方。好好干,会有一番新天地的。

其实,不用老婆问岳父,也不用岳父说明原因,我心里明镜一样的。问题的关键是,我的岳父大人退居二线了。

你李文才靠着岳父的背景牛了这么多年,现在的“小年轻”上来当社长,先拿你这个李文才开刀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那个小年轻社长是与我一起进入报社写“本报讯”的,依仗自己的钻营之术,在人事关系上总是占居先机,在新闻界的官场上领跑于我,那是十分正常的事儿。

对于这样的现实,我本来是想坦然自若的。但是老婆却大发贵族小姐的脾气。先是埋怨我没听她的话,去新社长家里串门、送红包,这才导致了工作岗位被调动。

接着,她指示我。既然是这样了,那就抗命,坚决不去新岗位报到。她要我去医院里装病,趴下不玩活,以示抗议。或者是不上班,晾他的台,以示自己的强硬。

她说的这一切,我都表示不能接受。“咱是个文化人,咱的素质在这!”我用小品里俏皮话逗她。她却不笑,反而骂我没有骨气。

后来,看到我的态度不是那么顺溜,大概是小年轻社长也觉得对不起我了,就给我封了个文艺部副主任的官衔。

这一下,由不得我天天对他横眉怒目了。既然是他让了一步,我也不能不知道好歹,于是乎,我就离开经济部,来到文艺部上任了。

听到我来文艺部上班的消息,老婆的鼻子都气歪了。她骂了我一声“贱种!”,没容我分辩,抱起女儿就回了省城娘家。我知道,我们的一场冷战要开始了。

老婆回到省城的家里,岳父大人立刻打电话来,告诉我不要介意,他对女儿太娇惯了,驴脾气说犯就犯。他嘱咐我好好的工作,她和小孩儿很快就回家了。

尽管岳父大人如此劝我,我也深知老婆一时间是回不来的。她瞧不起我这个平民百姓家出身的人,认为我是得了个副主任的芝麻官,就高兴的忘乎所以。

忘记了她们家庭的显赫地位了。我的行动不仅仅是让她这个大学教授蒙羞,也让她高贵的家庭蒙羞了,士可杀不可辱。在这样的心理支配下,她怎么可能很快就回家来。

穷人自有穷人乐。文艺部这地方虽然是清水衙门,但是听说我当了副主任,对文艺界人的宣传和他们的投稿有生杀予夺的权力,就有不少的作家打电话来,请我去赴宴文人的酒宴。

还有嘀嘀姣姣的女声打电话来,请我去她的闺房去斧正她的一篇新美文。对于这一切,我当然是婉言谢绝。我知道自己正处于倒霉期,任何一个不慎的举动,都有可能毁灭我现在的一切。

当然,为了发泄心中的苦闷,我也不会强忍强咽现实的苦果。现代科技这么发达,一个男人想寻找刺激的生活办法很多的。

我没有去灯红酒绿的场所放纵自己,而是一天到晚的闷在自己的书房里,打开电脑,接上网络,在虚幻的世界时寻找自己的乐趣。

辟辟啪啪,敲打了一阵子键盘,文字已经把电脑的屏幕塞得满满的,再也没有任何缝隙。键盘敲打的声音突然停止,四周重新陷入一片寂静中。

窗外月光如水,窗内我的目光温柔。

当这最后一行字打完之后,一段生活就从我的记忆里被移植到了电脑之中,这是属于我个人的空间日志,把它全部写完后,我突然有种被抽空了的感觉。

没什么可以做的了?我过去的生活,就如同一块旧抹布,擦拭完了该擦拭的,现在,是该仍掉的时候了。

这是一个百无聊赖的夜晚。在这个时候,好友列表里所有的人都在隐身状态,他们也许在,也许不在,也许如我一样,在写下了大量的文字以后,在发现自己的身体有种被抽空的感觉之后,开始期待着一个人的出现。

期待着他(她)的头像在电脑屏幕上闪动。在这种盲目的期待中,我想起了一个哲人的话,生命正在虚掷。

窗外的天空,黑洞洞的,一颗星星也见不到。这真是一个让生命虚掷的夜晚。

我是在等着一个叫“萍水相逢”姑娘的到来。屋子里一片沉寂,除了头顶的月光,就是眼前的电脑,月光遥不可及,电脑近在咫尺,但是没什么关系。

其实远与近,对我来讲都一样,就像刚刚那一刹那,我突然意识到这个死寂的夜晚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孤独的坐在这里的。

一定还有很多鬼魂在我身边穿梭,每到夜晚,都会如此,他们一直蛰伏在电脑的显示屏里,随时会出现,令人措不及防。

你在干什么?钟表指针刚到十二点,“萍水相逢”冲了上来。这是今夜即将过去时第一个来造访我的鬼魂。它那个荷花的头像在我的好友列表里倏然一闪一闪,似乎在笑,但也似乎什么表情都看不到。

我刚刚把自己的空间主页充实了一下,贴了很多文字上去,算是对自己的的一个交待吧。我回上一句话。

用这种方式和过去的生活告别吗?他回话,再发上一个坏坏的笑脸。

我:算是吧。

萍水相逢:你找到那张照片了吗?我上次和你说过的那张照片?

我:找到了。就是卧地沟那些破房子吧?

萍水相逢:这样深的夜晚,那样的一张照片会让你想起什么?

我:不会想起什么,不过是一张照片而已。

现在,你想女人吗?萍水相逢的头像频繁的闪着。

我:不想。

萍水相逢:你老婆呢?

我:她出去了。

萍水相逢:你今晚想和她亲热吗?

我:(愤怒的表情)

萍水相逢:别恼火,女人独守空房会越来越哀怨,男人就无所谓,只要你愿意,即使一个人在屋里,男人也会有很多快乐。但这种快乐可不是一个什么空间主页就能带来你的,我知道你现在需要的不是这个。

萍水相逢发过一个手拿鲜花的手。

我:我能有什么快乐?

萍水相逢:给你个惊喜!

说完,她就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在黑色外套里面,是一件薄膜一样的泳装,她的四肢很光滑纤细,红色的围胸包裹着她丰满的胸部,这是一个身材俱佳的尤物。有纤细的四肢却也有足够凹凸的肉感。

她:嘻嘻,你看我的身段怎么样?

我:挺好的,肥廋均匀。

她:你的口水该流出来了吧?

我:我拿碗接着呢,要不楼下准以为是上面水管子漏水了。

她:想看得真切些吗?你把窗帘挂上,把灯关上,再把你电脑的屏幕擦洁净点,你就看得更真切了。

我:谢了,我这里已经够真切了。

她:有多真切?

她把胸脯挺起来,然后想把泳装一点点的解掉,一片红色的凸起占据了整个屏幕,直冲着我的眼睛撞过来。就在这时候,轰隆一声,停电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