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天才宝宝:我帮妈咪钓男人

上架时间:2018-11-22

天才宝宝:我帮妈咪钓男人 已完结

天才宝宝:我帮妈咪钓男人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珑女 分类:都市言情

天啊,妈咪天天都呆在家里,大门不迈二门也不出,什么时候才给我找个爹地啊?不行,不行,我要帮妈咪钓个男人,必须能满足妈咪只爱钱的个性,还要懂得疼我才行哦!渣男就一边呆着去吧,否则我叫妈咪揍你的哦! 哎呀呀!臣叔叔,你怎么被妈咪三震出局了?求婚失败了耶,好丢脸哦!额,那是不是代表我要换人选了?矮油!杰叔叔,你可要加把劲啊!给妈咪揍一顿没事的,你以后再来.... 妈咪,妈咪,你会帮你钓到好男人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

“我已经知道了!我明天会去找你的,你别再打电话来了,烦不烦啊?!”

一个青春靓丽的小姑娘踩着旱冰鞋穿梳在人行道上,一边闪着人,一边向前冲去,耳朵里带着一个蓝牙耳机,一脸怒容,吼完话,她愤怒的将耳机给扯去,塞进里腰间的小包里。

长长的直发,直到腰际,头发乌黑而光亮,因为她不停的向前冲,而顽劣的在半空中飞舞着,像是一条黑色的丝绸布似的。

旱冰鞋的那小小的轮子,速度极快的辗过路过,在地面发出了“哗刮哗刮”响声。

大冷天的,路人见一个小姑娘如此横冲侧窜的,脸色不善,纷纷让路,就怕被这小姑娘给撞上自己了,还弄得一身疼!

经过一个大广场的时候,那里有四个大大的LED电视机,置放在广场的四个出口处,屏幕上面的主持人正在播放着天气预报,“各位观位晚上好,未来的七天将会遇上强流冷空气,局部降温10摄氏度,市民外出的时候需要加厚外衣,冬季需注意室内的保温……”

主挂人的话还没有说完,玄清清一脸不满的嘀咕说道,“今年的冬天怎么那么多的冷空气啊?!看来我今年的暖气费用又要上交不少!我的曼尼(钱)啊,怎么要用的地方就那么多地方呢?”

脚下不停的踩着旱冰鞋往住处赶回去,再过一条街,就可以回到自己可爱的小窝公寓了。

街的树影,人群,商铺,一点一点的在眼皮底下消失,不消多久的时间,她已经出现了一条安静无人的大道上,四周只能听到旱冰鞋在路面的响声。

有时候呢,人倒霉起来,喝口水都能噎着。

这时,玄清清在前面一个路口准备刚刚转弯的时候,脚下好像绊到了什么软软的,硬硬的东东,她还没反应过来,扑通的一声,她已经华丽丽的摔倒了,而且还趴在了某人的身上了。

这一突如其来的摔跤,那乖乖的可不得了!

大冬天的空气就冷,手掌擦向那沥青路上,直擦得火辣辣的疼,小脑袋也因为突然被拌倒,直接呈“一”字的形状与地面来了一个亲密的接吻,“咚!”的一闷声,额头已经撞上地面了,玄清清直感觉整个天空四周都在冒火星了。

“啊!疼……”

鼻间已经传来温热的感觉,左边的鼻孔毫无预感一条长长的血流直直的滴了下来,不用怀疑,她肯定流鼻血了,无端端的就这么的摔得那个冤啊!玄清清皮脾火爆的开骂道,“我晕!是谁乱扔垃圾的!这可是大路啊!”

晃了晃被撞得晕头转向的小脑袋,好不容易从地面上爬了起来,她刚刚好像摸到了粘粘的东西哎,不会是什么脏东西吧?

借助着远处微弱的路灯看了看手中的东西,居然是鲜红的血!

那妖艳的血,让这傻妞顿时大脑短路了,视线慢慢的转移到她坐着的地方,乖乖!她居然坐在一个男人的屁股上哎!

这一发现,把她给吓了个半死,神经反射性往后一躲,离他远远的。

这一大大的动作,又再一次的扯到了刚刚因为摔跤弄伤的地方,让她嗤牙咧嘴的抽气。

玄清清瞪了瞪那个趴在地上的男人,好家伙!居然穿着一身西装,脚下还穿的是名贵的皮鞋!

目测他的身高,怎么也有个一米八的高个子了!

从小腰包里掏出随身备用小小的手电筒,想要看看那血是打哪来的,这一看,发现那男人虽然是趴着倒下了,居然是后脑勺被人敲了,正在流着血呢!而地上那个男人流了多久的血,她是不知道的。

“喂!喂!你有没有事啊?”

“……”

“喂!”

“……”

玄清清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被自己那么大力的戳他,他还是没有半点反应,探头爬到了他的面前,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还好,还好,没死人呢!

发现人还活着,玄清清惊慌失措的她赶紧掏出包里的手机,颤抖的打了120,让人赶紧来抢救人。

车来了,当然了,她打的120,自然也得跟着救护车的护士医生们一起走了。

坐在医院手术室外,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

可怜玄清清的手袖上还沾着那个不知名男人身上的血呢,而她手上的擦伤已经有了护士替她处理过了,额头也非常光荣的贴上了一大块雪白的纱布,小巧的鼻子自然也是塞着一个纸团,样子看起来非常的滑稽可笑。

果然啊,夜晚不能玩旱冰鞋,今天真是给她一个血淋淋的教训了!

在交医药费用的时候,玄清清的心又是火辣辣的心疼一翻,这完全就是意外的支出嘛!

佛语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在手术室里要抢救的那个男人,她该死的良心未泯,突然良心大发,用信用卡刷了五千元垫着那抢救费,要不然,医院就不会安排手术了。

忙完了这一切的时候,玄清清的肚子早已饿得前肚贴后腹了,两眼看啥东东都是两重人影的,只能是坐在手术外那长长的椅子上等着里面那个倒霉蛋出来。

这个时候,医院大门奔来了一位穿着时髦的美女,原本好看的脸蛋,被她在那脸上化着妖艳的妆容,一身的连衣短裙,踩着高跟鞋,一跑起步来,那可真不是盖的,前面那两座山峰,波澜壮观。

在医院里值班的护士们不免的多看了几眼,看见她脚下那高于十厘米,又细小的脚跟,跑起来的速度居然还不慢,不免会担心她这么跑法会不会扭到脚了?瞅见了她手里还提着快餐的饭盒,估计是来送饭给自己的亲人吧。

女人赶紧冲进电梯,赶紧按下升上三楼的按键。

不到一分钟的时候,电梯“叮”的一声到达了她要到达的三楼,慌慌张张的冲出电梯,抬眼两边走廊望去,终于在走廊的尽头处看到了自己要找的那个傻妞。

“玄清清!”

坐在走廊那长椅上的玄清清顺着声音看向那个女人,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有气无力的说道,“素素啊,你怎么现在才来啊?我都快饿死了!快,快,把饭给我吃吧!”

玄清清站起身来,冲到了她的面前,两手直直的抢过那女人手里的饭盒,打开之后,连一声谢谢都没有,毫无形象狼吞虎咽的吃着。

“你这个死丫头,怎么会在医院呢?”素素一屁股坐在她身边,见她还是能如此有活力,能发脾气,还能大口大口的吃饭,虽然玄清清的外貌看起来受伤很重似的,担忧的神色终于缓和了些,没有刚刚地惊慌失措的样子了。

玄清清虽然是嘴里吃着饭菜,可是说话的声音,却是出奇的清晰,“别提了,老娘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回家的那个路口,居然躺着一个被人打破头的男人,若不是他那个臭小子昏迷趴倒在那里,我也不至于会摔跤,更不会摔得我的手都要缠上纱布了!你看,你看!我的手算是毁了!”

语毕,她扬了扬缠着纱布手,还指了指自己的额头上的那一大块狗皮膏。

素素看见她那个滑稽的样子也不由觉得好笑,突然见她都包扎好了,话锋一转,“既然你的伤都弄好了,那你还呆在这医院干什么?”

“那个倒霉蛋他还在手术室里抢救,而且他的医药费是我先垫出去了,若不等他醒来,我的钱找谁要去啊?”玄清清瞪了她一眼,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素素闻言,心中大寒,“敢情你就是为了追回自己的钱,才不得已的呆在这里?”

“是啊!”

素素赏了她一个白眼,没好气的喷道:“我说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你又不认识他,打120也算是好人了,居然还帮他交抢救的费用?”

“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而且他身上半毛钱都没有,手机之类的也没有,估计是被人抢劫了才会被人打晕在那黑黑的巷子里。他人又昏迷中,生命垂危,我不救他,难不成指望着天上的神仙能救他?”玄清清大口大口的吃着饭,说得大义禀然。

素素狐疑的盯着她看了好一会,还是摇了摇头,“不对,不对,你不像是那么有爱心的人。”

玄清清被她盯着心里发毛,“你看着我干什么啊?”

“老实交待,你到底打什么鬼主意?”素素微眯双眼,低声询问道。清清一向都是嗜钱如命的,今儿怎么会那么大方的掏钱救人了?

玄清清嗤之以鼻,手中的饭盒也早被她吃了个精光了,将空盒子扔进旁边的垃圾筒里,这才一本正经的说道:“我说素素,你能不能别老是疑神疑鬼的?对无助的人,伸出我自己的手,这有什么不对呢?而且,乐于助人,这可是我们老师从小的时候就教导过的。不说这个了,对了,你不是说你今晚要去参加一个什么相亲晚宴,有认识到哪个中意男人的吗?”

像是一句话戳中了素素的软伤,让她立即愁眉苦脸,“失败了。”

玄清清笑的一脸得意,“这个结局不是早说过了你吗?有些事是急不来的,婚姻的事,岂是可以乱来的?你以为去商场血拼那么简单啊?看中就可以买下来!”

“可是,今年我再不结婚,明年我就要24岁了!”素素苦着一张脸,幽幽的说道。

“切!老娘今年也是和你同年!”玄清清白了她一眼,“我怎么没觉得我非要结婚不可呢?”

素素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清清,你和我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

“你长的是娃娃脸,而我是熟女的脸。别人看你还是20岁出头,而我则是快奔三的老姑娘了!我要赶紧把自己嫁掉!不然等黄花菜都黄了,哪还会有我站的地方啊!”

玄清清囧了,五官挤在一起了,“素素,长成这样不是我的错,这是我老爸老妈给的,我改变不了的。再说了,你想结婚,也得有人愿意娶你才行啊,你这样老是相亲,怎么会找得到你的另一半呢?”

“对了,你在这里,那小辰辰呢?”

“她?我刚刚给她打过电话了,让她吃完饭就去睡觉。等这里的手术做完了,他没事了,我就回家休息了。”玄清清浅笑着应道。

素素闻言,还是觉得有些不妥,“要不我先去你家帮你照看着辰辰吧,毕竟她还只是六岁,等你回家后,我再回家里去睡。”

“这怎么好意思,你明天还要上班的呢。”玄清清带着歉意的看着这个好友。

“没事,我们俩什么关系了,从小就一起长大,还跟我说好不好意思的?”素素白了她一眼,“朋友之间感谢的话就别说了,等你有空了,再请我吃顿好的报答我吧。”

“好。”

正在两个人闲聊着的时候,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里面的医生出来了,一脸疲倦的迎向了门口的两位靓丽的女人,“请问你们是病人的家属吗?”

玄清清擅长观色,见医色的脸色还是蛮严肃的,顿时觉得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医生,他……”

“病人的后勺被重物击成重伤,所以病人醒过来的时候,有可能会失去一部份的记忆。”医生面无表情的宣布着。

“哈?!”

两个女人立即傻眼了!

玄清清更是愣在那里,连医生走了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素素第一个回过神来,赶紧拉了拉石化中的玄清清,“清清啊,医生说那个人会失忆哎,那怎么办?”

玄清清嘴角扯出一个苦笑,自我安慰道,“医生不是说了吗?他只是有可能会失去一部份的记忆,不至于会连自己都不记得的。希望这个‘可能性’不会那么倒霉的出现在他身上吧。”

“可是……”

“不管怎么样,我总不能白白替他付了那五千元的医药费啊!等他醒了,我得问他要回来!”玄清清气呼呼的说道,赶紧尾随刚刚从手术室里推出来躺在病床上的男人。

哼!臭男人,你别耍老娘!不管如何,老娘的五千元,你是一定要还给我的!玄清清瞪着那床上睡得完全像是死猪似的男人,心里暗暗发誓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