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上位毒妃

上架时间:2018-12-27

上位毒妃 已完结

上位毒妃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残阳乱鸦 分类:穿越架空

她是北诏棠家风光无限的嫡女,被赐婚给战神绍王,助他九五至尊的位置,却被一朝打入地狱。 一朝满门被灭,她是他眼中淫荡恶心的毒妇,她是世人眼中十恶不赦的毒后。 带着滔天恨意死去,她从地狱重生归来, 这是一条鲜血之路,为了在乎的人,她义无反顾。 蓦然回首,却突然发现,身后有一个人至始至终都在凝视着她,清冷的眸子里是藏不住的似水柔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噼里啪啦的鞭炮响声几乎要穿破耳膜,沉睡在华贵床榻上的人眼皮微动,慕然睁开眼睛,只是那双如潋滟秋水般的美眸此刻充满了怨毒的恨意。

门外忽然响起了阵阵敲门声,外头的人似乎很着急:“小姐,您准备好没有呀,时候不早了!”

小姐?自七巧死后,就没人称她为小姐了,等等,这声音是……

眼中的恨意瞬间被惊愕取代,似乎是想求证什么似的,棠欢一把掀开身上的被子,踉踉跄跄的走下了床打开房门,急切的连鞋子都未顾得及穿上。

房门打开的一瞬,那张稚嫩的脸便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脑海里闪过当日七巧被杖毙在鸾凤宫满身血污的画面,她倒吸一口气,险些落泪。

“七巧,你回来了……”她颤抖着声音,甚至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七巧目光带着忧切的看着她,还伸出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小姐,您昨个夜里发了热,别不会把脑子烧糊涂了吧?”

眼前的七巧也只不过是十四五岁的模样,棠欢记得,七年前的七巧便是这般模样。

她呆愣愣的看着七巧,七巧只觉得今天的小姐有点不对劲,但一看到她还是只穿着一件里衣,并且青丝披散,脸上未施粉黛时,慌乱的惊叫了一声,赶忙把她推搡着回了闺房。

“小姐,您这么还没换上喜服!”七巧哭丧着一张小脸,一副天要塌了的样子,“绍王的迎亲队伍要到了!”

听到她说绍王,棠欢终于有所反应,她秀眉微蹙,犹疑道:“绍王?”那不是……慕君澈么?

“是呀!”七巧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件大红喜服,手忙脚乱的给她穿上,一边应道,“您不记得了吗?皇上给您和绍王赐了婚,今日便是成婚之日了呀!您还说您要自己打扮,不让我们帮您呢!”

闻言,棠欢眉头皱的更深:“成婚之日?”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何……等等,她猛然顿住,震惊的环顾了一下周围,这不是她生前在丞相府的闺房么!

她现在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是梦么?她下意识的狠狠掐了一把大腿,清晰的痛觉立刻传遍四肢百骸。

这竟不是梦!

“七巧!”棠欢顾不上心里的惊涛骇浪,忙问:“如今是何年何月了?”

七巧看她的眼神更不明所以了,不过她还是回了一句:“叡历六十三年九月十四呀。”说罢,神情又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小姐,您脑子该不会真的被烧糊涂了吧?”

棠欢没有回答七巧的话,只是一遍一遍喃喃道:“叡历六十三年九月十四……”是七年前,她嫁与慕君澈的那一天。

一个骇人听闻的念头浮上心头,她……重生了,还是回到了七年前,她与慕君澈成婚的这天!

呵呵,心底冷笑不止,脑海里一遍遍闪过前世的种种,为大婚专门留着做丹蔻的指甲几乎要深深掐进肉里。

没想到老天爷竟真的给了她一次重活的机会!

既然如此,那么,她今生便要将那些曾欺辱暗伤她的人,血债血偿,亲身经历万劫不复的地狱!

“七巧。”棠欢闭眸,深吸了一口气,再睁开眼时,眸中是如寒霜冬雪的冰冷。

她的神色已恢复平静,抬手止住了七巧的动作,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将已经穿束好的大红喜服干脆利落的脱了下来,像扔掉什么脏东西一样,嫌恶的扔在了地上。

神色倨傲:“本小姐不嫁了。”

……

唢呐铜鼓声响彻长街,火红的鞭炮一阵接着一阵,声声不绝,锦安城上下一派喜庆。

一身新郎喜服的慕君澈驱策着骏马,一路走来,面无表情的听着喧闹的恭贺声,心里毫无波动。

甚至还有一丝厌烦。

母后为了那所谓的朝堂势力,竟用婉儿的性命来逼迫他迎娶那个他只见过一次面的棠家长女!

此时坐在暮景阁临窗位置那人,刚好将慕君澈的表情尽收眼底,眸色清冷,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二哥,三哥娶亲,咱们真不去看看吗?”

一旁的包子脸男孩,神色焦急的看着对面清冷如月的男人。

男人放下手中的酒樽起身,动作行云流水,一举一动都透露着清贵,“只一眼。”

同样衣着华贵的小男孩,闻言立马兴高采烈的起身。

喜轿在丞相府大门口停了下来,慕君澈动作利落的翻身下马,身姿飒爽,又命随行的侍卫将贵重的聘礼抬入丞相府。

“绍王。”丞相棠晟朝他微微弯腰,微微行了一礼,笑容满面道:“今日老臣便把小女交给你了,望你好好待小女。”

慕君澈淡淡道:“那是自然。”他只希望这位大小姐嫁给他之后,不要给他惹出什么麻烦事来,若能像他的婉儿一样乖巧懂事更好。

这时,一旁的司仪高声喊道:“吉时已到,新娘上轿!”

棠晟赶忙叫下人把棠欢请出来,他便在棠欢还没有出来时和慕君澈闲谈几句。

不一会儿,下人又折返回来,却是欲言又止的模样:“老爷,小姐她、她……”

慕君澈见只有一个下人出来,心里有些不满,英眉微皱,却还是沉住了性子,沉默的等候。

棠晟不解:“阿福,怎么只有你自己出来了?小姐呢?”

阿福一脸的欲哭无泪,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口。棠晟正欲再问,却忽然听到一阵哀乐响起,众人呆愣,还未有所反应,便看到一个身素白衣裳,神色略微有些哀伤的女人从丞相府中走了出来,她的手中正捧着一个骨灰龛,丧着脸哀声道:“二宝,你竟就这样离我而去,我与你相伴多年,今日你一声不响的便走了,独留我一人,你叫我今后如何是好?”

棠欢在出门的一瞬间就看到了那一身新郎官喜服的慕君澈,脚步略微一顿,心底的恨意差点遮掩不住,见众人看过来,急忙不动声色的垂下眼帘。

隔了一世,再次见到这人,棠欢恨不得直接冲上去。可是仅存的理智却告诉她不能这样做。

棠晟见她这副模样,着实被吓了一跳:“长欢,你这是作甚!”长欢是棠欢的乳名,除了奶娘,便只有爹爹会如此叫她,她喉头一哽,压出心里翻涌的情绪。

“爹爹,我的二宝死了。”她闷闷道,手轻抚骨灰龛,模样万分不舍,有些话,不适合现在说。

棠晟懵了片刻,又愣愣问:“二宝是何人?”

再次见到宠她如命的父亲,棠欢的眼眶里已经氤氲出泪水,她抽抽噎噎道:“爹爹,二宝是常去咱家厨房寻食的耗子呀,您忘记了么?”不等棠晟言语,她又哭道,“它最喜欢和我一起玩了,它突然死了,我好舍不得它。”说罢,她抹了一把眼泪,嘤嘤抽泣,似伤心的厉害。

二宝……是一只……死耗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