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缘来缘去:无敌狂妃

上架时间:2019-07-18

缘来缘去:无敌狂妃 已完结

缘来缘去:无敌狂妃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大烟枪 分类:穿越架空

千年安宁,一场大病,大浩国的皇上陷入了一场政治危机之中。 朝臣作乱,以韩家为首。 他,一个贵族家之子,年不知事的他却是遭遇到父亲的死去,为了追查真相,他一路前行。 她,一个平民之子,除了有着绝美的容貌外便再无其他,但却是无故被席卷到一场政治斗争之中。 后来,他与她相遇,两人竟发现对方是自己的未婚伴侣。 她,原本以为和他在一起会是一辈子,但另外男人却是出现了。 他,一江湖游侠,却是为韩家卖命,为了保护她,他付出了许多的一切。 他与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浩国,这是一个繁华富足的国家,百姓生活稳定,千百年之间都不曾发生过战争。

在这里,实行全面的统一,在皇上的治理下,一切井井有条,但是内部的混乱却时常有发生,如买卖官职,玩弄权力,腐败滋生等现象。

这也导致,一批有能之人为了报销朝廷,改变这一个局面而进行考试取官。

走在京城的街头之上,一名身穿着锦衣宽袍的男子正四处张望着,他像是寻找着什么东西一样,走三步退一步。

这个男人名字叫上官冥,一双清澈而明亮的眼睛,清晰的轮廓,脸上嫩白,一看便知道是大家公子出身。

手执一白色羽扇,长发被绑成了一束放在肩膀后面,只不过此刻的他双眼却是多了一些迷惘,身材挺拔,长相英俊,他在街上呆呆的站立着,这倒引来京城中不少百姓的侧目。

忽然,一人跪倒在上官冥的面前,脸带着恭敬之语,“公子,府上有人来见。”

“何人?”

“刘公子。“

听到对方说是刘少风,上官冥心中愣了一下,当下无奈的摇了摇头,“行,我们打道回府吧。”当下,一顶轿子就出现在他的身旁,一挥袖袍便是直接坐了上去,一路之上在他身后跟着十多个身穿黑衣劲装的守卫。

其实,上官冥在京城之中便是有名的上官家公子,虽然说地位和那些当官的没有得比,但却有钱有势,可以说是一方的富豪。

只不过,现在上官冥却也有烦心的事情,那便是自己的妻子谢晓珊如今消失不见,自己正在派人四处打听。

可惜,无论自己怎么去寻找,上官冥都终究是找不到谢晓珊,之前他听闻手下有人禀报说在都城内发现了谢晓珊,可惜,自己亲自出来却也无法搜得。

而就在这时候,下人轻轻敲开了轿子的门,“公子,我们到了。“

“行,我这就下来。“

上官冥走了下去,便是看见上官府上的辉煌和庄严,映入眼帘的是一副厚重和沉实的大门,两边是雕刻着龙的柱子,门前还有四名守卫,当那四人看见上官冥的时候都齐齐喊道,“公子好。“

上官冥微了点头,却也不说话,自己一个人便是径直的走入府内,在这里,一切都是空荡荡的,曾经的上官家中也是那样的温馨,可惜,自从自己的父亲上官青山被一个名叫安南空的江湖男人杀了以后,这一切都改变了。

而且,那个男人还将自己的妻子给带走了,每每想到这里,上官冥那一双拳头便是紧握着,想要将对方杀死。

若是安南空出现在这里,上官冥保证,自己一定会用剑将他的肉一刀刀给削下,让他尝试无尽的痛苦!

而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上官冥公子。“

“……“

回过头,便是看到刘少风站在自己的面前,他当下收起自己那愤怒的脸色,“先生,不知道你找我是做什么了。“

“这一次是希望公子可以容留我一位朋友住在这里。“他双手抱拳,非常的有礼,身穿着白色的侠衣服装,腰上系着一把剑。

刘少风是上官冥之前在江湖一个酒楼上认识,两人相交多年,所以依旧很是客气,更多多的时候是以兄弟相称。

见着刘少风有事拜托,上官冥自当是答应了下来,“你说吧,无论什么事我都答应,你和我已经不是认识一,二天的朋友,不需要那般客气。“

“谢谢公子了。“说着,刘少风便是将一名长的瘦小孱弱的男子带到了跟前,他脸色苍白,穿着白衣儒家服,头上带着一个圆帽子,一眼看去便知道是那种老实的读书人。

“此人叫楚胜,是我一位朋友,因为无家可归想先留在这。“

“自然可以。“

楚胜一听自己可以留下,当下便是连连道谢“公子,感激你可以让我住下。“

“先生的朋友既是我的朋友,这没有什么的。我现在让人安排你的住宿吧。“拍了下手掌,便是有一名丫环带着楚胜走了出来。

大厅之上,就剩下上官冥,刘少风两人了。这一下也算是可以说正事了,当下上官冥便是问到,“不知道先生可找到我妻子谢晓珊的所在之地了。“

“已经找到了,和安南空,韩柔丽两人在一起。”

“韩柔丽?”愣了一下,上官冥双眼闪过一丝凶煞之气,韩柔丽便是自己的杀父仇人韩初明的女儿!如今韩柔丽已经进宫成为皇上的妃子。

照那么一说,上官冥便是联想到了自己的妻子正在宫中。因为安南空现在是御前侍卫,他是一个豪爽而带着阴险的人,最重要的是他武功高强,深得皇上的重用,所以便是被恩赐了御前侍卫这一职位。

“那先生,我的妻子现在可还好。”

“自然是还好,不过现在谢晓珊的处境还是比较危险,而我则以韩柔丽的朋友身份与她相交,目前我的计划一切顺利。”

刘少风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双眼如无底洞那样,任何人都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但是上官冥却是非常相信刘少风,刘少风一直都有着自己的计划,虽然他没有和自己说,但怎么样他也不会害了自己。

“那一切就有劳先生帮我了!而且,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将安南空的脑袋给砍下!”

看着上官冥这般模样,刘少风却依旧是一副淡若清水的模样,与他告辞了以后,刘少风便是来到了皇宫之中。

这一次,他是悄悄的便是迈入到后宫之中,神不知,鬼不觉的,而他要见的人便是韩柔丽。

如今他正以韩柔丽手下的探子身份为韩柔丽办事,当然,这一切都是伪装的,当看见韩柔丽的时候,他坐在窗台之上,脸上带着一丝笑意:“韩小姐近来可好。”

“好的很,不过我让你调查安南空的事情你可查的清楚。“”

“目前安南空和谢晓珊两人的确是有些暧昧,若是这一事让上官冥知道的话,想来会产生波折。“

“那样就让他知道吧!“

韩柔丽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莲花碎衣长裙,脸上化着淡妆,高贵而美丽,但双眼间却是充斥着杀意,她一直都想将谢晓珊杀死,可惜,安南空一直都帮着谢晓珊。

但是在韩柔丽的心里面,她喜欢的人却是安南空。

听着韩柔丽的话,刘少风心中暗道好狠,她是想让上官冥,安南空两人自相残杀,结果肯定是武功高强的安南空胜出,而刘少风知道,韩柔丽一直对安南空都暗许芳心,虽然她是皇的女人,但喜欢的却不是皇上那样的老头儿。

此外,在皇宫一侧的小房间之中,一名带着长刀,身穿着蓝色朝廷御前侍卫服装的男子出现其中,他有着一双剑眉,英气逼人,身材魁梧高大,嘴上还带着浅浅的胡渣,看上去虽然有些随意,但却是十分的直爽,他就是安南空。

他来到一个破旧的小房子之中,看到熟悉的茅草屋,里面亮着灯,安南空知道圆心道人在里面,圆心道人是安南空的恩师,从小将自己抚养长大,在朝上地位也是超然。

目前,朝上之中各个势力参合在一起,首先便是韩初明的为首,其次就是正直的赵凯赵太师还有他的子女赵段月,赵静蔼。

朝上波荡的很,只不过这一来他更是要置身在外,回过神来,他向圆心道人走去。

圆心道人正在闭目养神,听见声音,抬起头来,看着安南空,淡淡地说道:“我等了你很长时间,终于见到你了,太好了。”看到安南空不解的样子,又说道:“刚才我打算出去,刚出门,就看见你来了,我就回来了。一直在这里等你,没想到这么快你就进来了。算算时间,我们已经有好几天就没有见面了。上次你来的时候,具体情况晓珊已经告诉我了。”

谢晓珊告诉他了?安南空吃惊,是不是他和韩柔丽的关系?不会吧,谢晓珊答应过他,不会告诉圆心道人,怎么可以出尔反尔呢?安南空觉得谢晓珊不可能是那样的人,便回头看着谢晓珊。谢晓珊感受到他的目光,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忽然意识到有点对不起他,可事情关系重大,不能隐瞒圆心道人。所以那天早上圆心道人一回来,谢晓珊就把事情告诉他了。圆心道人听了以后,非常着急,当即就要去找安南空,把话说清楚。谢晓珊劝了半天才劝住,安南空现在是御前侍卫,想要见面不方便,圆心道人可以在韩府来去自由,可是后宫,肯定是进不去的。这几天圆心道人一直在家里等待,就是希望见到安南空,把话说清楚。不过经过几天的调整,再加上谢晓珊的劝说,圆心道人已经没有那么激动了,冷静下来,也理解了安南空的举动,说来说去,都是韩初明的诡计。圆心道人暗暗下了决心,把事情说清楚以后,自己也该去找韩初明了,新仇旧怨,是时候了结了。

圆心道人看见安南空看着谢晓珊,一言不发的样子,知道他在想什么,肯定是责怪谢晓珊把那天的事告诉了自己,可说来说去,这件事和谢晓珊没有关系,要不是自己当初对安南空故意隐瞒,安南空怎么会相信韩初明说的话呢?叹了一口气,看着安南空,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用责怪谢晓珊,她确实把你说的话告诉了我,可这不是她的错,她也是为了你好,要怪就怪我,是我刚开始没有把话说清楚,故意隐瞒了你,所以你才相信了韩初明的话,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

“义父你故意隐瞒我?什么事啊?”安南空意识到什么,赶紧问道。下意识地看看谢晓珊,谢晓珊也是一脸严肃。安南空又看向圆心道人,“到底是什么事,难道我偷听到的韩初明和别人说的话是假的不成?”

圆心道人点点头:“的确是假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韩初明故意说出来让你听到的。”

“怎么可能?那天我是悄悄回去的,韩初明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可能……”

“我也不知道,但他说的那些话的确是假的,韩柔丽不是你妹妹。”圆心道人肯定地说道:“虽然我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韩初明的女儿,但我请你相信我,她不是你妹妹,你们一点关系也没有。”

安南空大惊,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突然举起剑对准圆心道人,愤怒地厉声质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这些;还有,当初救我,教我武功,到底是什么目的?今天你必须说出来,否则的话,我就一剑杀了你。”安南空说完,向前走了几步,一用力,剑刺入了圆心道人的肩膀。

圆心道人疼痛难忍,受不了了,叫了出来。

“道长,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事?”谢晓珊跑到圆心道人身边,扶着他,仔细查看,流了血,急忙回头看着安南空,有点生气地质问道:“安公子,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何必舞刀弄枪的。你知不知道,他可是你唯一的亲人,是你亲叔叔。”

“什么?”安南空更加吃惊了,显然没想到谢晓珊说出这样的话,摇摇头,似乎不敢相信。

“晓珊说的没错,我不是你的义父,而是你的叔叔,你父亲是我的同胞兄弟。”对于谢晓珊说出了实话,圆心道人并不生气,今天他的打算就是实话实说,只是没想到安南空如此激动,居然刺了自己一剑,显然是愤怒至极。看来韩初明的话对他的影响非常大,要不然也不会这样。这么多年了,怪不得他对韩柔丽忠心耿耿,原来如此。真是苦了他,因为自己的懦弱和韩初明的谎言,让安南空糊涂了十几年。想到这里,圆心道人哀叹一声,有点不想把事情告诉安南空了,这对他打击太大了。可话已经说到这里了,就必须说下去。于是看着安南空,认真地说道:“你不叫安南空,具体叫什么,哥哥还来不及给你起名字,就……说到底,还是因为我,如果我当初不是韩初明的四大金刚之一,也许就不会被韩初明害得家破人亡。”

“那你当初为什么告诉我,我父亲是因为知道了韩初明的秘密,才被他杀害的?”

“因为那个时候我不想让你知道我是你的叔叔,我实在不好意思。如果你知道你的父母是因为我被韩初明杀人灭口的,你会原谅我吗,你会承认我这个叔叔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