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薄情总裁,别乱来

上架时间:2018-08-24

薄情总裁,别乱来 已完结

薄情总裁,别乱来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哎哟我的神 分类:总裁豪门

一场救赎,她成了豪门总裁的女人。 情深似海最终却换来满身伤痕。 冷漠,背叛…… 一桩桩,一件件,让她绝望的选择逃走。 可就在她重获新生之后,那个冷酷的总裁却再一次出现在她的生命里。 “你放开我!”她奋力挣扎,却毫无作用。 他霸道的逼近,禁锢着那不安分的女人,冷冷的警告。 “我说过,白雅婷,这辈子你都别想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黎明,天色昏暗,寂静得好似心跳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街上,寂寥无人,昏黄的路灯下一个瘦弱的身影狂奔着。

她提着白色婚纱的裙裾,精致绝美的小脸上满是恐慌,惊慌不已美眸中满是惊慌,气喘吁吁却仍不忘回头,深怕有人会追上来。

今天本该是她结婚的日子,此刻她却只顾着逃跑!

迎面突然亮起了晃眼的车灯,她被迫停下,下意识用手挡了一下眼睛。

“白雅婷,你就算逃到地狱离去,我也会一层一层的找到你!”熟悉的声音在脑海里浮现,宛如地狱里修罗的通缉令一般,叫她胆战心惊到了极点。

他来了!

惊慌失措之下,白雅婷不小心踩到了长裙的边沿,整个人就跌倒在了地上,膝盖都磕得生疼,伤口可怖。

几个保镖立即将她围住,表情严肃而又吓人,但她却只颤颤惊惊地盯着那辆价值不菲的豪车。

片刻,那个修长姿挺的身影从车上下来。

步伐优雅缓慢,却气势逼人。

男人薄唇微抿,沉稳的脚步声步步逼近,朝着白雅婷走来。

他的表情似笑非笑带着些许玩味,邪肆阴冷得令人喘不过气来。

她想逃,却已无路可退。

欣长的身影欺压而来,男人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眼,半蹲在她面前,毫不怜惜的捏住了她小巧的下巴,挑眉欣赏着她的惊慌失措。

“傅思沉,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我!!!”白雅婷脸色惨白,一双水眸布满痛苦。

“放过你?”傅思沉轻笑,手上的力度却重了几分,“在A市,谁不知道你白雅婷是我的女人,你竟然敢背着我跟别人结婚?”

“你的女人?呵呵!”白雅婷冷笑几声,收敛起所有的恐惧,嘲弄般盯着男人那阴冷俊逸的脸庞,“付总可真健忘啊!难道你忘了自己做过的事了?到现在,你还要在这里恶心我吗?!”

想起男人的残忍,白雅婷颤颤的看着男人。

“傅思沉,你这个魔鬼!到底还想要什么?!”白雅婷声嘶力竭地怒吼着,直瞪着眼前的男人。

“你不知道吗?”傅思沉挑逗性的声音在耳旁想起,一股男性成熟的灼热气息喷在她的脸上,带着神秘的气息:“我当然,是要你了……”

“要我?”白雅婷苦笑出声,强忍着涩意漾出一丝鄙夷的笑容,“傅总可真是会玩煽情!”

如果不是见识过他的冷血无情,白雅婷又怎么会有此刻的绝望。

傅思沉,傅氏集团掌权人,海归不过三年便垄断了所有市场,想爬上他床榻的女人更是比比皆是。

他竟然说要她?

真是荒唐可笑!

男人不说话,只是伸出健臂拢一下子搂住她的腰肢,一下子将她抱了起来:“也是,既然你不喜欢煽情的,那我们就玩点特殊的!”

特殊的?

“你要干什么?”白雅婷在他结实的怀抱里挣扎,“放开我,你要对我做什么?如果被我老公知道,他一定不会放过你这个混蛋的!”

“老公?”傅思沉戏虐一笑,似乎毫不在意,轻而易举将人丢到了后座上。

白雅婷来不及挣脱,男人结实的胸膛欺压而来,他钳制住她挣扎的身躯,暴戾的抚摸着她光滑柔嫩的肌肤,在上面留下一片片的淤青,调笑着道:“但愿樊哲看到你在我的身下醉生梦死后……他还愿意娶你!”

“你敢!”白雅婷几乎将银牙咬碎,怒视着面前那张近若咫尺的俊脸,心里情愫五味具杂。

“我凭什么不敢?”傅思沉勾起薄唇,熠熠生光的眼眸泛着涟漪,衬托着那刚柔并集的脸更加绝美动人:“你不是最清楚吗?这世上没有我傅思沉不敢做的事情!”

话音未等落下,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探入她的衣襟,游离在她完美的躯体上,引得她触电般的躲避。

她越是闪躲他来的越汹涌,车里尽是暧昧的气息。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折磨我,我今天就要结婚了,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我不想再跟你纠缠了,你放开我!”白雅婷说话的声音有些哽咽,带着些许悲凉。

“结婚?”傅思沉呼吸有些沉重,娴熟的逗弄着身下的女人:“那你有没有告诉樊哲,你身上的每一寸皮肤我都碰过,你有没有告诉他,你不爱他,你有没有告诉他,你这里……”

“不要说了!”

傅思沉修长的手指指向了她不停起伏的胸口:“你有没有告诉他,你心里有我!”

男人嘴角的冷笑叫人脊背发凉,握在她肩上的手似要将她捏碎,“白雅婷,这辈子,你休想从我身边逃走!”

男人的手指游走在她的胸前,撕扯下了那洁白的婚纱,粗暴的覆盖上了那两团雪白,好似惩罚般没有半点怜惜。

霸道的吻瞬时间便密密匝匝的落了下来,唇齿间的碰撞点燃了温度,傅思沉将她抵在车门上,强势的身体压着她不放。

白雅婷已经几近绝望,原本盘着的新娘头发散开,凌乱的铺在坐垫上,娇柔的更想让人蹂躏她。

白雅婷抬腿踹他,却反被傅思沉给制服住,将她压得更紧,她的双腿盘在他的腰上,想踹人也踹不到,只能空对车的顶棚使力。

“再不安分,我现在就要了你!”男人沉声警告着她。

吓得白雅婷立即规矩下来,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她已经感受到了他的变化。

“混蛋!”白雅婷狠狠的瞪着他,咬牙切齿地说道。

眼前的女人面庞精致,一双剪瞳陷着怒意,她尖巧的小巴被捏的发红,嘴唇早已被他吻的红肿。

此时狼狈的模样却带着极致的诱惑,本来他只是想戏弄她一下,身体却不受控制的被她吸引。

“别急着骂我。”傅思沉整理了一下衣襟,强行搂住白雅婷,看着气得双眼通红的她,故意又在她的嘴唇上落下一吻:“好戏这才刚刚开始!”

白雅婷推开他,抢过被撕破的婚纱遮盖住满是淤青的身体,缩成一团。

忽然,车子缓然停下。

只听见“咔”的一声,顾不得其他,白雅婷毫不犹豫便径直推开车门。

可车门打开的一刹那,聚光灯闪烁,人声如潮。

白雅婷有一瞬间的愣怔了,全然忘了自己此刻的形象有多狼狈……

这是她和樊哲的婚礼现场。

“怎么回事?新娘怎么这副模样,这还没结婚呢,就……”

拥挤的人群里急急匆匆来了一个人,一看到此时的情景,霎时间停步了。

白雅婷眼眸望向来人,脸色更加惨白,也不知该如何解释,动了动嘴唇却没有发出声音,只念出了一个名字:“樊哲……”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