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妃膳难求:嚣张皇子请排队

上架时间:2018-08-30

妃膳难求:嚣张皇子请排队 已完结

妃膳难求:嚣张皇子请排队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乙卿 分类:穿越架空

他在她耳边轻声道:“要么同生,要么共死,你选哪个?” 很怂的她选择了同生…… 一场风花雪月让她遍体鳞伤,一次权力更迭,她成了牺牲品。 命运的齿轮重新转动…… 誓言应验,终于再见不识…… 金戈铁马,血染黄沙,人生逆转,他成了她的俘虏,她俯身捏着他的下巴,“这个不错,将他洗干净送到本王的榻上。” 小侍卫咽了口口水,“咳,王,听说他是敌国的王爷……” 她无视他那恨不得一口吞了她的目光,霸气挥手,“他就算是敌国的皇帝,本王看中了也照“睡”不误。” 她和他是继续相爱相杀,还是携手笑看飞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良国国都的东南方不足百里有个杏花村,村里住着有那么百十户人家,宁静而又祥和。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整个杏花村的人都睡的正香甜的时候,突然一声凄厉的尖叫划破寂静的夜,如同撕破了天般。

叫声是从附近唯一一家破落的房子里传出来的,房子原本三间,塌了一间,那两间看着摇摇欲坠的十分危险。

外面有个狗窝,也是少了一半的窝顶,里面如今住着的是一只芦花老母鸡。

夏淑晚坐在瘸腿桌下面嘤嘤的哭着。她怀里紧紧抱着一个面黄肌瘦的小女孩,这个女孩此刻双眼紧闭、满脸是血……

杜大搓着双手来回的在屋里转圈,骂骂咧咧的,他担忧的是明日没法交人,听见女人的哭泣声让他更是烦躁不已。

立即瞪眼大骂道:“你个丧门星哭哭哭,这日子就是你哭成这样的,老子也是给那赔钱货找了个好去处,你嚎什么丧?”

他最后转了两圈瞪着猩红的眼睛,又怒骂道:“若是那个臭丫头是个短命鬼,那明日跟人家去的就是你,卖她卖你也是一样的,正好,以后再把另个赔钱货也卖掉,省的浪费老子的粮食。”

本在那里啜泣的女人立即哭喊道:“好,好,卖,你把咱们都卖了,我早就知道你不想要这个家了,你不要当我是傻的,你和那宋寡妇勾勾搭搭的,平日里不是去赌,就是钻宋寡妇的窗的,我看你拿着那点银两能够你输多久的……”

“臭娘们敢诅咒我,看我不踹死你……”

杜大说着就几大步窜了过来抬腿就要踢女人,就在他抬腿要踢的瞬间,怀里的小女孩猛然睁开的眼睛。

孩子很瘦弱,巴掌大的小脸,此刻小脸上的血液已经凝固了,这一猛然睁眼,显得眼睛很大,也很黑。

那双黑黝黝的瞳仁相比其他的孩子的眼仁大了一圈,瘦弱的孩子也看不出什么美人坯子来,但那双眼的确很是出彩。

可是就此刻这小脸上伴着血的样子那就没了什么美好的感觉,反倒是有些煞人。

杜大被渗的后退了一步,随即有些恼怒的立起眼睛,咒骂道:“你他娘的瞪谁呢?找死是不是?”

杜大说着立即上前又要踢,夏淑晚看杜大脸上有异色,立即低头看去,一眼看见女儿醒了,顾不上惊喜,见杜大面目狰狞的上前来。

她立即侧身把女儿给护住,“别打,别打了,女儿终于醒了,不然你明日怎么交人?人家不是要的就是年纪小点的女孩吗?”

夏淑晚说的又快又急,顿时让处在暴怒边缘的杜大又一次的放下了脚,压了压火气。

杜大用力的往地上吐了一口痰,“啐,便宜你这赔钱货了,好好给她收拾干净了,明日人家来领人呢……”

杜大说完直接的就上了抗,双脚互相踢了下,那双磨破了的鞋子就掉在了地上,直接拽过旁边一条漏了棉花落了几块补丁的被子往头一蒙,只是片刻震天的呼噜声就响了起来。

夏淑晚的身体这才一软,手里也松了松,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但是眼里和脸上却是带着欣喜的笑。

随即带着些许的埋怨和心疼的道:“你个傻孩子,你明知道他打我几下也就完了,你何必要不管不顾的冲上来,你让娘都疼死了,你告诉娘,你怎么样?头还疼不疼?血是止住了,吓死娘了,娘没用呜呜……”

杜溪别提此刻有多恐惧了,头上斯斯的疼着,一些陌生的不属于她的记忆往脑子里灌,让脑袋更疼了。

可是心里却是一直的在重复着,这是神马情况,这是神马情况啊,这是哪个王八蛋把她搞这来的?还有这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是谁?她怎么穿着古装的衣服? 夏淑晚也没注意到女孩的变化,以为她是在生闷气,默默的哭着起身,把杜溪抱起来放在炕边上,轻声道:“你等下,娘给你擦擦脸……”

杜溪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此刻一直在蒙圈的状态下,她这是做梦么?她狠狠的捏了一下自己,疼得她呲牙咧嘴的吸着凉气……不是做梦,低头看看小手,刚刚被夏淑晚抱起来的时候,她就震惊的不能自已了,她变小了,还有古装打扮啊……

所以到此刻她的心里只回荡着一句话,她穿越了?她突然想起了之前见鬼的一幕……

她是一名中医营养师,她经常给那些富太太们做理疗,不分昼夜,随叫随到,当然是为了那不菲的收入了。

按说她没必要那么拼的,只是眼看年纪渐长,她想攒钱买套房,地理位置都想好了,自己为了目标努力。

就在今天,都十二点了,老顾客却打来电话,让她过去,她本来不愿出门的,毕竟太远,然而对方给了她三倍的费用,人为财死,就这么来的,等给这位大小姐做完了理疗出来的时候,已经三点了。

路上渺无人迹,只有高悬的明月投下的满地斑驳的树影,和蛐蛐在香气弥漫中那缠绵的叫声,还有一路骑着电动车的她。

她脑抽的在电动车上,单手操作,刚发完,突然,她恍惚看到一条十分骚包的穿着花裤衩花背心的黑龙,张牙舞爪地向她扑了过来!

她顿时感觉汗毛和头发根都竖了起来。

“妈呀……”她本能的扔了手机,松了车把,双手护脸……

下一秒,她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见鬼了,乌漆嘛黑的,却把那鬼东东看的清楚……

突然感觉好像有人在拉自己的袖子,拉回杜溪的思绪,她缓缓地转过头去,便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参娃子,两三岁的样子,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里满是担忧,

杜溪又侧了下头,只见那边还有一个骨瘦如柴的小女孩,一看就是营养不良,四五岁的样子。这应该是原主的弟弟妹妹吧。

杜溪咧咧嘴对他们笑了下。

杜溪强忍着头上一阵一阵的疼痛耐心的听夏淑晚唠唠叨叨的嘱咐了自己以后要乖,要懂事云云,最后这才放她去睡觉。

杜溪欲哭无泪的钻进了被窝里闭上了眼,心里还在盼望着一觉醒来能穿回去。

“都起来,起来,池家来人了,别睡了!”

杜溪迷糊间忽然被这一嗓子嚎醒,十分难受,一瞬间忘记了穿越这码事。

她把被子往头上一蒙,迷迷糊糊的道:“滚一边去!大清早吵什么吵。”

杜大和夏淑晚还有一个面生的婆子都惊愕的看着蒙着被子的一团,只是片刻,杜大缓过神来,怒骂道:“你个赔钱货,敢让老子滚?你先给我起来马上滚蛋。”

杜溪一听赔钱货三个字,小心肝就是一凛,不待她反应过来,蒙在头上的被子就是一空,她双眼骨碌骨碌的转了两圈,立即爬起来,双眼囧囧有神的看着地上的几个人。

杜大尖嘴猴腮相,那眼睛都成了倒三角形怒视着她。

一个穿着体面,白白净净的婆子上下打量着她。

夏淑晚却是满脸的戚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