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魅妃不承欢

上架时间:2019-05-27

魅妃不承欢 已完结

魅妃不承欢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安能忆 分类:穿越架空

他是帝王之子,背负江山社稷,情爱在红墙高瓦之下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她是丧家之女,几番流离失所,却还是卷入了命运一早就设定好的轨迹。 那场相遇,或许并不美丽,然,却也是倾尽了一颗玲珑的心。 当天下安定,他和她,又是否还能如最初花丛中初遇般,轻盈浅笑,往事皆忘,只余唇畔那抹晏晏温柔? “紫嫣,有很多事都是命中注定,逃脱不得。就像你注定会遇见我,会爱上我。”他双眸幽深如古井,探手将她拽入怀中,俯身吻住了她的芬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哗啦……”一声,一盆冰冷的水,毫不留情地对着床上熟睡的女子泼了下去。

“贱人,看你还敢不敢勾引我哥!”秦如凤见床上的夏紫嫣依然睡着,当下也顾不得自己是相国千金的身份,大步往前一跨,便当着丫鬟的面将夏紫嫣身上湿哒哒的锦被拽起扔到地上。随即朝站在身后的丫鬟摆了摆手,神情得意地道:“再倒!”

“小姐,我们这样不好吧,万一等下老爷看到了,恐怕……”手里拿着盆子的丫鬟身子微微往后缩了缩。

“怕什么,别忘了,你们的老爷是我爹爹。我爹他事务繁忙,疏于管教下人,那么我自然就只能代劳了。怎么,难道你心疼这贱人不成?”秦如凤双眼一瞪,丫鬟便忙忙低下头去,连声道不敢。

秦如凤朝自己的贴身丫鬟碧春使了个眼色,碧春会意,一把提起放在地上的水桶,朝躺在床上的夏紫嫣劈头盖脸地倒了下去。

冰冷的水,仿佛会游动的蛇,朝着温暖的地方肆意蔓延。夏紫嫣双目紧闭,冷水顺着她的发梢、下颌一路蜿蜒而下,钻进了她雪白的脖颈里。单薄的亵衣顷刻便湿透,随着水印显现,她的身体也在止不住地颤抖,然两颊处却升腾起一抹近乎妖冶的潮红,连带着唇色也宛如玫瑰花般娇艳。

她,美得这般让人心醉。即使是在睡梦中,即使未施粉黛,周身也散发出一种与身份极不相称的美丽与高贵。

秦如风眼中的怒火愈加旺了几分。

一旁的丫鬟瞅着她的脸小心翼翼地道:“原本就天寒地冻的,今儿个风又吹得格外紧。小姐您贵为相府嫡女,身份尊贵,实在犯不着为了一个外人而生气。瞧瞧这屋里,连个暖地龙都没有,等下把小姐您冻坏了,老爷夫人可又要心疼了。”

的确,现在还是腊月的天,窗外北风呼啸,长青树叶飒飒作响。恍惚中,似乎都能看见有大团大团冷空气在凝聚。轮值的奴才们都裹着厚厚的大衣,把脸深深地埋进毛茸茸的衣领子里,两只手一边放在嘴旁哈气一边搓着,哈出的气形成一缕淡淡的雾,缓缓地与湿冷的空气混为一体。

秦家大公子秦时月从外头回来,也不禁冷得打了个哆嗦。视线不经意滑过夏紫嫣的房间,但见门窗紧闭,隐约传来秦如凤的声音。秦时月的眼眸骤然紧缩,他快步走到门口,一把推开房门,正巧看到碧春手里拿着木桶,神情慌乱。

“哥哥,你不是去跟户部尚书的二公子狩猎去了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秦如凤有些不安地往旁移了移,试图挡住秦时月的视线。

“我不这么早回来的话,指不定这相府房顶的瓦,都全被你揭下来了。”秦时月冷哼一声,径直走向床前,视线流转到床上全身湿透的夏紫嫣,当下脸色猛地一沉。

旁边的秦如凤连忙道:“这可不关我的事,是她自己不小心掉在花园的池子里。不信,你可以问问碧春。”秦如凤说话间,一把拉出碧春,朝她努了努嘴。

碧春忙不迭地点头,附和着道:“是呢是呢,多亏了小姐经过,不然的话今天夏姑娘可能就溺水身亡了。”

这样拙劣的谎言,秦时月自然是不会信的。他看了眼脸色潮红,蜷缩成小小一团的夏紫嫣,忙脱下身上的大衣盖在她身上。大手覆上她的额头,果然滚烫如火。

“她在发烧,还不快去叫郎中!”秦时月沉声道。

“听见没,还不快去!”秦如凤扭头朝离自己最近的丫鬟道,随即,又换上讨好的笑走到秦时月的身后,道:“哥哥不用担心,夏姑娘洪福齐天,有上天庇佑,一定会没事的。”

秦时月又气又恼,揶揄道:“还谈不上要上天庇佑,只要某某人能庇佑庇佑,就一定是洪福齐天了。”

“哥哥……”秦如凤不依地跺了跺脚。

秦时月横了她一眼,想责骂却又不忍责骂,干脆摇了摇头不说话。

秦如凤调皮地笑了起来,探手挽住秦时月的胳膊,朝一旁呆立的丫鬟吩咐道:“不长心眼的东西,还不快点去找套干净的衣服给夏姑娘换上。”随即又转头朝秦时月笑道:“哥哥,夏姑娘要换衣服,我们先出去吧!娘亲刚刚还在说新给你做了件马褂,让你试试看合不合身呢。”

秦时月脸色稍稍缓和下来,跟秦如凤一起走出夏紫嫣的房间。

因为心中挂念着夏紫嫣,秦时月试过马褂,便守在夏紫嫣房门口守候。等了有好一会,郎中终于推开门出来。秦时月忙迎上去道:“她怎么样?”

“现在正值严冬,稍不注意就会患上风寒。只不过,她的风寒要格外严重一些。我刚替她把脉,只觉得她的手冷得就像一块寒冰,不知是何缘故引起的。”郎中眉心微锁,疑惑地看向秦时月。

秦时月只得道:“她刚才落水了。”

郎中扫了眼秦时月不太自然的脸,沉声道:“我已经开了药方,等下让人去抓药。记得要小火煎服,一日三次。还有,病人需要获得足够的营养,身体才能痊愈的快!”

“我知道了。”秦时月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递给郎中,道:“辛苦了。”

小心翼翼地掩好门,唯恐外面的冷风吹进来。秦时月转身,就看见一双清亮如水的眼睛正定定地看着自己。

“你醒了啊?”秦时月舒心地笑道。

夏紫嫣点了点头,高烧已退的她,脸上那抹如晚霞般的红,亦跟着消散。她单手撑着床单,努力直起身子坐在床上,看向秦时月的眼里有浓厚的感激,“谢谢秦公子。”

“我们之间,还用得着说谢吗?”秦时月看着夏紫嫣,虽然人在病中,脸色苍白唇无血色,然那双琉璃般的大眼睛,却依然如夜明珠般闪亮,脸上亦是挂着浅淡的笑意。她娴雅恬淡的性子,让秦时月只觉得心口闷闷的,却又说不清是为何。

夏紫嫣见秦时月突然垂下头去,心下明白他必然又是在为自己感伤,当下笑道:“秦公子别想太多,瞧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真的好,就好!我告诉你一个喜事儿,今年院子里的红梅开得特别好,闻得皇后素来爱红梅,爹娘他们打算请皇上皇后明天来府里赏花喝茶。到时,肯定是热闹极了。可眼下你的身子却不好,怕是看不到那份热闹了。”秦时月惋惜道。

夏紫嫣微微笑道:“再热闹的地方,若是心里冷清,也就跟一人独处没什么两样了。我还是喜欢一个人呆着,耳目清明,听四方。”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已然是带了轻微的叹息。

耳目清明,听四方?

呵,如今的她,举目无亲。相府富丽堂皇,而她,却只不过是个寄人篱下的可怜虫罢了。纵然耳目清明,可听四方又如何?能听到什么呢,是听到死去的双亲对自己的殷殷关切,还是听到爷爷的临终托孤,又或者是那人的一句我在……想到那人,夏紫嫣的笑容,也不由凝固在了嘴角。

秦时月见她这般神情,也只当她是因为刚才的事受了惊吓,于是开解道:“如凤还小,又被爹娘骄纵惯了,肯定经常故意刁难你,你不要跟她计较。只要我在府里,我就会留心护着你的。”

“相国大人能够收留我,我就已经很感恩戴德了。相比露宿街头,这点小小的惩罚根本就不算什么。我知道小姐她也只是孩子心性,喜欢闹着玩罢了,并不是有意针对我。秦公子大可放宽心,紫嫣不是那样不明事理的人。”夏紫嫣收敛心神,看了眼秦时月,委婉地下了逐客令,“我觉得乏得很,说话的力气都使不上。”

“那我先走了,你好生静养。”秦时月起身离开。

夏紫嫣缓缓地躺下身去,抬眼看着床沿上雕刻精美的镂花,一滴清泪不自知地流落下来……

突然,一只手从床幔后伸出来,替她擦去了脸上的泪。

“你爱他?”这个声音,冷冽,却又似乎带着轻微戏谑的笑意。

夏紫嫣抬头,就看见了他,带着面具,不定时出现在相府的他。一张黑色的面具,用金边勾勒出无与伦比的华贵,两只露在外头的眼睛,黑得宛如墨汁,幽深不见底。

“你来了。”夏紫嫣轻声道。

“你是不是在怪我来的不是时候,扰了你的良辰美景?”面具男子轻轻地凑到夏紫嫣耳边,语气越发轻佻起来。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从来都不让我看见你的脸?”夏紫嫣说话间,抬手就要去揭他的面具,然他却轻巧地避开,翻窗跃了出去。

房间里,顿时又陷入了死寂当中。除了刚才窗户打开的那一瞬间,有几缕冷气飘了进来以外。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就仿佛那个神秘的面具男子,从来都不曾出现过而已。

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夏紫嫣的幻觉,而已。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