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宠妻无度:邪性总裁赖上我

上架时间:2018-04-19

宠妻无度:邪性总裁赖上我 已完结

宠妻无度:邪性总裁赖上我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跳跳糖 分类:总裁豪门

邪性总裁赖上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名门望族,上流社会的宴会的确与众不同,一进门,史玉镜感受到这里的人所独有的气质与他人不同。

熙熙攘攘,周遭的人都在捧杯畅聊,全然没有注意到这个突然闯入的土包子。

“梦颖,梦颖。”巧妙地避开了帝宴上的宾客,史玉镜呆在这样的环境里徒增她的自卑感,好不容易在人群中找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兴奋地朝着她跑去。

那头在和一些名媛千金谈笑风生的古梦颖,在听到有人呼唤自己,声音越发接近的时候,听出声音的主人是谁,还没回头之前,她脸上面对着名媛千金的笑容收敛了片刻,眼中流露出一抹厌恶。

随即又换上了另一张笑脸,趁着史玉镜还没有上前来之时,她简单地和自己交谈的对象交代了几句,立马转身,走向史玉镜,把她从帝宴上拉扯出去。

“你来做什么?”一路上为了保持她的淑女形象没有发作,等到来到静默无人的地方,瞬间,她粉嫩的脸上没有任何保留地展露出对史玉镜的厌恶,语气中尽是不耐烦。

“我,我是来找宗泽的。”深知古梦颖一向对自己不喜欢,自卑心作祟的史玉镜认为是她瞧不起自己,但她没有怪罪古梦颖,谁也好,只要古宗泽爱自己,明白自己,任何一个人的误解和冷漠,都无所谓。

“找哥哥?”早就料到史玉镜来这里的目的不简单的了,古梦颖疑惑地呢喃了一句,余光在史玉镜低头之际,偷偷瞄向了古宗泽的方向。

此时古宗泽,正在和米罗谈得火热,接下来是重头戏,可不能让史玉镜出来打扰。

“对,梦颖你知道他在哪儿么?”她一直苦苦等待他回国,这几年,古宗泽在外打拼得名声大噪,有所成就,而对于她的电话,愈发地少,最后,连问候也懒得了。

史玉镜把这些归为他忙碌的原因,然而女人的直觉却告诉她不是这么一回事,好不容易得知他参加了这个帝宴,她混进来就是讨个说法,求个明白。

“哦,我知道啊,哥哥他累了,先去了酒店上边的房间休息,房号是XXX。”眼底闪过一丝狡猾,被古梦颖巧妙地掩饰下来,她故作不在意地说道,和刚才厌恶史玉镜的她相比,此时她的态度似乎变得好了许多。

斜睨史玉镜,古梦颖打量着这个始终低着头的女人,从衣袖里拿出一颗小药丸,发现史玉镜没有抬头看向她,快速地把药丸扔进另一只手中的酒杯里。

无声无息地,药丸融化在透明的酒里,令人浑然未觉。

“史玉镜,要留住男人,就要豁出去,给你,到了房间里,别急着开灯,先把这个喝了,壮壮胆。”眼睛微微眯起,邪恶的笑容漫上眉梢,古梦颖把手中的酒杯递到了史玉镜的面前,用隐晦的话语提醒她。

“……”向来直爽的史玉镜不懂得拐弯抹角,但她也不是个笨脑子的人,当然听得懂古梦颖的意思。

“磨蹭什么?拿着啊!”见史玉镜久久没有接过,原本好心提议的古梦颖眉头微蹙,心有不满。

“谢……谢谢。”慌张地接过,古梦颖叫自己去献身,自己还要在这儿道谢,真有种别人把自己卖了还给别人数钱的错觉。

“去吧!”阴谋得逞的古梦颖得意地笑了,摆了摆手让她离开,自己转身又回到了帝宴的宴会现场。

看着古梦颖离开的背影,史玉镜愣了几秒,随即把目光落在自己手中举高的酒杯上,想到等会儿自己要去做的事情,心里扑通狂跳。

献身第一夜……

这是重要的一晚,应该是所有女孩,和自己心爱的人,拥有美好回忆的一晚,怎能不紧张害怕?

“呼!史玉镜,你可以的!”深呼吸一口气,史玉镜低声地给自己打气。

也许只有这个办法,她才能留住古宗泽的心,十年的感情,或许是时候,用一些实质性的东西来维持了。

端着酒,史玉镜鼓起勇气走向了古梦颖给的那个房号所在的地方。

“梦颖,你刚刚去哪儿了?”安顿好了米罗,收拾好心情准备等会儿的宣布消息的古宗泽,出来找自己的妹妹没有找到,走了一圈,发现她刚从门外进来,不禁疑惑。

“没,解决了一个大大的麻烦,而已。”把史玉镜给忽悠走之后,古梦颖的心情大好,再也不用看到那个土包子了。

“什么麻烦?”皱起眉头,古宗泽很是疑惑。

“哥,你不用管,反正,对你没坏处。”古梦颖故弄玄虚,闭口不替史玉镜的名字。

“神神秘秘。”自己这个妹妹一向都古灵精怪,古宗泽不再追问,再问也没有结果。

“走吧,快要开始了吧!”牵着古宗泽的手,古梦颖担忧地回头看向门口,确定史玉镜没有跟进来,确保万无一失,她还是赶紧带着古宗泽离开这边才好。

随着电梯的不断上升,史玉镜的心跟着悬了起来,“扑通扑通”地,心跳加速跳动,几欲要跳出她瘦弱的胸膛一般。

用力地按压住,才勉强地压抑了些许,可仍然没办法令史玉镜安定下来,过了今晚,她,就彻底地成为女人了……

“叮——”

一声刺耳的声音划破耳际,拉回了史玉镜的思绪,反复深呼吸了几次,平稳了心情,迈开步子,在脑海里搜寻着古梦颖给的信息,顺利地找到了那件有“古宗泽”的房间。

抬起手,她想要敲门,轻轻一推,却发现门只是虚掩着的,并没有关紧。

没了门的阻挡,房间内浴室所发出来的流水声传来,顿时令史玉镜心中一紧,漏跳了一拍,“噌”地一下,整张脸变得通红,浑身血脉沸腾。

定住脚步,史玉镜没敢继续往前,房门口微弱的灯光下,手中酒杯的透明液体变得晶莹剔透,就好像水晶一般,美丽动人。

脑子里不断重复播放的就是古梦颖的话,一切,就在今晚了。

鼓起勇气,她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走进房间,把酒杯放在了床头柜上,双脚一蹦,整个人坐在了柔软的床上。

耳边的流水声逐渐变小,浴室内的人似乎已经完成了沐浴,史玉镜开始坐立不安,双手时而交叠在大腿上,时而搓揉,对于这种事情,她一点儿经验也没有。

房间的气温牟然骤升了好几度,史玉镜感到浑身燥热,一股内火在体内上下窜动,扰动着她的身体,也打乱了她的思绪。

“唔……怎么那么热?”察觉到不对劲的史玉镜,因为燥热,拼命地扯着自己的衣服,也不管不顾自己逐渐单薄清凉的身体。

理智在一点点流失,她眼前慢慢浮现出一层薄雾,模糊了她的视线,眯起眼睛,尽量让自己能够看清。

“你是谁?”从浴室里走出来的岑云世看到一个陌生的女人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不禁皱了皱眉头。

他身边从不缺什么花花草草,莺莺燕燕,可有胆找到这儿,爬上他床的,眼前这个女人还是第一个。

不过,他从不违背自己的原则。

“宗泽,古宗泽……”本想让人进来把这个女人扔出去的,可刚转身,就听到躺在床上以各种妩媚姿态引诱他的女人,竟然在叫着别的男人的名字!

“古宗泽?呵!”是这个人的女人,她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岑云世在心里想。

但是不是搞错什么,他却决定改变他刚才的想法,玩弄玩弄?

不知道是出于报复的心态,还是惩罚的心态,一向有洁癖的岑云世,破天荒的留下了史玉镜。

“女人,跑错房间是你自己的事,我会让你记住,今晚的人,不是古宗泽。”

俯身压在她的身上,岑云世用双腿和双手压住她不安分的手脚,借助着微弱的灯光,细细地由上往下打量了一番她的身体。

还不错,就是,瘦了点儿。岑云世撇了撇嘴,对这个送上门的猎物,不甚满意。

“宗泽,唔……宗泽……”药物的作用开始生效,史玉镜感到有一股重量压在自己的身上,睁开眼睛,看到眼前有一具精壮的身体,晃了晃,身体的主人的容貌逐渐变得清晰。

几个影子一步步地重合,最终都变成了古宗泽的模样。

心中一喜,药力的作用让她产生幻觉,更是令她浑身燥热,某一处急需一种东西来填满,可是她刚刚怎么也找不到。

如今岑云世一靠近,她灼热的身躯和他沐浴之后略显冰凉的身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出于条件反射地,史玉镜挪动着不着一衣的身体凑近他的身体,企图贴得更加紧密。

“该死……”咒骂了一声,岑云世发现了眼前这个女人的不对劲,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她被下了药。

这么明显的破绽,他刚刚竟然没发现!然而现在身体的火焰被点燃,他没办法就此放弃。

从她一张一合的小嘴中不间断地吐露出“古宗泽”的名字,平生第一次使得岑云世有一种挫败感,他从来都是被追逐的那一个,哪个女的不巴结他?

可眼前这个女人,却念着别人的名字。

利落地扯下围在腰间的浴巾,毫无预兆的,他一个挺身而入,不顾身下的人儿有多痛。

猜你喜欢